123

文章詳情
【報道】“十二五”:初具產業化 形成生產力
文章來源:中國核工業雜志 日期:2017年06月27日

  質子治療設備核心技術研制成功,前期技術工作順利完成;行人、車輛放射性物質檢測系統核安保產品成功應用于杭州G20峰會核安保任務;小型加速器質譜(AMS)裝置研發項目獲中國創新創業大賽軍轉民大賽二等獎并獲千萬元投資意向…… 2016年,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核技術應用領域多點開花,成果喜人。這也意味著,在國家創新驅動發展、軍民融合等發展戰略引領下,在中核集團將核技術應用作為三大支柱產業發展的總體規劃下,原子能院核技術應用產業發展漸入佳境。

  國際領先的成績

  記者(以下簡稱“記”): “十二五”以來,原子能院在核技術應用方面取得了哪些成就?在您看來,最突出的成績是什么?

  劉森林(以下簡稱“劉”): 縱觀近5年原子能院的產業發展,其經濟性收入實現了較為迅速的增長。主營收入從2011年的1.3億元提升到2016年4.85億元。成績主要來自以下四個方面:

  一是拓展了核工程技術服務市場。原子能院以反應堆設計技術優勢為依托,簽署相關初步設計和施工設計合同5000多萬元;以后處理及退役技術積累為依托,簽署了多項三廢處理及退役服務合同,合同總值5800多萬元。

  二是重點產品銷售收入穩定增長。工業鈷-60等放射源銷售收入保持持續增長;安檢產品應用于上海世博會、南京青奧會、杭州G20峰會等大型活動;綠色通道檢查系統成功應用于山東、江蘇等多座高速公路收費站,市場規模迅速增長;水泥固化線成功應用于中國廣核集團的寧德、防城港等多個核電站;向有關高校和單位提供電子直線加速器。

  三是形成一批新產品、新技術。輻射環境自動監測站應用于田灣核電;向秦山、福清核電站提供數字化反應性儀;與甘肅、四川省有關單位簽訂鈾豐度在線監測儀供貨合同;小型加速器質譜儀為確定藏經年代提供技術支持;醫用回旋加速器進入關鍵試驗階段。

  四是“走出去”取得佳績。海外核工程技術服務市場取得突破,與中國原子能工程公司簽署阿爾及利亞有關反應堆的升級改造合同;向坦桑尼亞出口安檢設備;通道式行人、行李放射性物質檢測系統應用于IAEA國際核安保會議和馬來西亞政府;加納微堆低濃鈾堆芯零功率實驗首次臨界成功。

  隨著一大批科研平臺和大型設施的建立,原子能院的一批技術已經具備產業化條件或者說能夠形成生產力。

  記:當前,原子能院的核技術應用有哪些特色,在國內處于何種地位?

  劉:我們的特色:一是學科全,綜合實力強。作為我國核科學技術的發祥地,原子能院涵蓋了除地質和礦冶以外的核工業全產業鏈學科,同時擁有反應堆、加速器、放化實驗室等先進核設施,并有核數據中心、放射性計量站、快堆技術研發中心、同位素技術研發中心等國家級實驗室,為產業化提供了科學平臺。

  二是研發歷史長。從20世紀80年代“保軍轉民”開始,原子能院以學科科研為支撐,開始了相關產業化工作。在加速器、核探測、反應堆和同位素等技術領域取得了很好的產業化成果,成功將核技術應用于工業、醫學、農業等眾多領域,積累了相當深厚的技術基礎與經驗。

  目前,原子能院的一些核技術已經達到了國內甚至國際領先水平。首先原子能院的回旋加速器技術未來將在醫學中進行規模化應用。其次,院里的一些小型核動力裝置已經積累了相當成熟的技術經驗。比如低溫供熱堆即游泳池堆在運行過程中燃料零破損,不會發生堆芯融化事故,未來這樣的裝置也可以進行推廣使用。

  資本運作的挑戰

  記:“十二五”以來,原子能院核技術應用取得的成就對于“十三五”規劃的開展實施奠定了怎樣的基礎?

  劉:首先,長期以來原子能院作為國家核科技的研發基地,在60多年的發展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培養了一支創新的隊伍;同時,也形成了自己的文化氛圍。這些是原子能院不斷取得技術突破的源頭。

  其次,重大科技工程的實施和大型科研平臺的建設,使原子能院具備了多項可供產業化推廣的技術能力。這也意味著原子能院發展核技術能夠依靠“科研-工程化驗證-產業化發展”這一條道路走通。比如,依托實驗快堆及示范快堆重大專項的實施,原子能院掌握了快堆絕大多數核心技術,具備了包括快堆工藝設計、設備研發、調試安裝、運行維修及技術服務等一條龍的技術能力,這將使原子能院未來在快堆產業化這一巨大市場中占據獨特的優勢。圍繞串列加速器升級工程的建設和高功率脈沖電子加速器裝置的試驗,原子能院掌握了可應用于核醫學及放射醫學領域的質子回旋加速器核心技術。原子能院自主設計研發的先進研究堆主要技術指標已達到或接近當前世界先進研究堆的水平,基本形成鉬-99、碘-125、碘-131等放射性同位素堆照能力,可以用于醫用核素的制備。

  再次,多年科技成果的積累形成了一批技術成果,為“十三五”期間的更大范圍的市場化推廣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十二五”期間,依托核能開發、集團公司優先發展等項目的支持,原子能院在系列化醫用和工業用加速器、反恐裝備等方面積累了一批科技成果;依托“產業基金”的支持和培育,原子能在新型重離子微孔膜蝕刻生產設備研制、輻射環境自動監測站的研發等方面已經形成了一批技術成熟度較高、可直接面向市場應用的科技成果。

  記:總結近幾年的發展經驗,原子能院核技術應用發展面臨著哪些挑戰?

  劉:一是缺乏核心競爭力,要真正讓科研成果從“檔案館”走向市場并不容易。一方面,廣大科技人員重開發、輕轉化的思想較為嚴重,專利、專有技術的應用面窄,缺乏成果轉化氛圍。另一方面,科研瞄準的是高精尖,科研人員往往力求做到科技引領和突破,而市場應用強調成熟可靠,需要花時間和精力進行驗證,科研人員看來,這兩者往往不是那么相符。

  二是總體產業規模小,經營活動較分散。據中國同位素與輻射加工協會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我國核技術應用產值約為3000億元,而原子能院的核技術產業貢獻非常小。夸張一點說,在很多方面,原子能院仍處于有技術無產品的狀態,我們還未真正發揮源頭創新的優勢。在市場拓展和銷售方面,除核電技術服務外,其他產品和服務基本均由各所或室獨立完成,幾乎沒有專門的經營力量,經營活動較為分散。

  三是運作機制不完善,激勵效果不明顯。原子能院雖然設立了一些公司,但市場化運作機制效果沒有體現,公司核心雇員仍以院在編職工為主,急需的管理、銷售人才依舊缺乏。

  四是市場對接不充分,資本運作效果差。為了適應市場需求,我們往往要對核技術進行二次加工。比如利用加速器的輻照滅菌,在滅菌的過程中,我們既要做到滅菌,又要保證醫療器材不改性,這就涉及不是我們強項的高分子專業,需要我們和其他單位開展合作,共同解決這一問題。事實上,由于我們市場調研不足,對市場的劃分不夠細致,我們的技術成果轉化還停留在較為單一的自行轉化形式,不能真正將技術轉化成市場需要的產品。(葛維維)

【打印】 【關閉窗口】

辽宁体彩网-体育彩票管理中心_[安全购彩]